顾莲村- 射阳百科
射阳百科 >>所属分类 >> 文体人物   

顾莲村

标签: 暂无标签

顶[0] 发表评论(0) 编辑词条

        顾莲村(1908年12月25日——1993年9月8日)名汝磥,江苏阜宁县(今射阳县境内)人,中国著名书画大家。早年拜曾农髯为师,与张大千同为门生。1933年考进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,得徐悲鸿、吕凤子、汪采白等名师指点,技精不已,书画名声鹊起。1946年应吕凤子之聘,任正则艺专教授兼训导主任。1949年后,长期从事美术教育工作。1982年春任正则画院院长。诗、书、画、印四美齐全,众多作品被海内外名家收藏,有多册书法、绘画集刊印行世。


     绿天书屋学描红


     沿射阳河两岸,是一望无际的芦苇滩,芦苇深处,有个不太大的港口,叫驳柴港,这就是射阳河八景中“荻港听回澜”的一景,风景幽雅,跨港有一小桥,过桥就是家家流水,户户垂柳的小村庄,1907年12月,顾莲村就出生在这个村上。顾莲村的家,偏在村东,大门有副对联:“桥架彩虹眠翠柳,浪翻晴雪濯苍葭”,走进院子,过了客堂,就是书房,书房有块匾额,叫绿天书屋,是顾莲村开始读书的地方,窗外种了大小二十多棵芭蕉,春来绿透窗纱,人们如在绿云中,屋名:“绿天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顾莲村入学的第一天,就是学描红。老师先在本子上,用红笔写好范字,然后要顾莲村用墨笔照着描,在开始描的时候,老师将事先搓好的一个废纸团子,塞在顾莲村的手掌心里,过了几个月以后,才把废纸团甩掉。当时,老师也没有说明这样做的道理。顾莲村一直通过较长时间的实践,才知道这是执笔法中虚拳实指的必要措施。拳不虚,笔在手中就不能运转自如了。?顾莲村学描红,非常认真,虽然是依样画葫芦,但是力求笔到意到,通过这样学习,既可初步掌握字的组织结构,又可懂得运笔的方法。由于顾莲村认真学习,在同学中都是他最后一个交卷,当然从练字的质量来看,他的描红是绝非那些草草了事的可比了。因此,书法成绩在全私塾中,他是最突出的。

      家长和老师都喜欢他。先生的母亲梅氏夫人曾对人讲:“我儿将来靠笔墨吃饭了,不是吗?记得在抓周时,他别的不抓,只抓笔和墨。”


 

【当代名人】著名书画家曾熙及门生顾莲村(阜宁籍)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顾莲村书法作品

       奎照堂里写仿影

 

      顾莲村的父亲顾仲符,是前清最后一榜秀才,工吟咏,爱养花,故号花隐,对儿子管教甚严。由于他对学校教育不太满意,不让顾莲村过早地进小学,等读了二年私塾后,才进阜宁县第一高等小学。顾莲村曾在一幅国画《忆儿时》中题跋,回忆这段生活:“少小喜临池,日书数十行,灯下依爷坐,笔笔论短长。爱书兼爱画,爱画花之王,姚黄杂魏紫,供养瓶中央,阿猫同我好,终日守花旁,朝为花写照,暮张迎宾堂。座客多勖勉,老大莫悲伤,迄今无所成,愧畏不能忘。”

     当时小学校长,名叫江公干。顾仲符用嵌字格,作成一副对联:“公门桃李树,干事栋梁才”,由顾莲村书写,上款是:“公干校长惠存”,下款是:“学生顾汝磥敬书”。这副对联挂在校长室里,轰动了全校,以至全阜宁城。都觉得小学校里出了一个小书家,小学生能写这样大的字是难可贵的。当然,也引起全校教师的重视,更引起全校学生对书法学习的兴趣。

     阜宁是苏北一个县城(解放后,阜宁分为阜宁、滨海、射阳三个县,顾莲村故居属射阳),书店较小,无法供学生大量的碑贴,因此,同学们要求顾莲村写字作仿影的很多,大有应接不暇之势。这所小学的校址,原来是县里的文庙,校门外面有座“魁星亭”,对着亭子是一个五大间的“奎照堂”。他临柳公权的《玄秘塔》,唐碑尚法,有规矩可循,进步较快。进小学后,已由地临转入背临,由貌似渐近神似。字的间架结构和笔法运用,较为熟练,但顾莲村并不自满,且不厌其烦,课余时间和假日,仍埋头在奎照堂为同学们写仿影。日子长了,增加了顾莲村的负担,影响了他对其他课程的学习。班主任老师了解这一情况,提出一项具体措施:由学校和石印局联系,将顾莲村临的玄秘塔,选印成套,名曰《儿童影本》,每套售价二角。2000余套,不多久,销售一空。由于第一高等小学的学生来自四面八方,有不少学生和家长都为顾莲村作了义务宣传,几乎全县都知道有一个长于书法的顾莲村了。

 

      黄浦江上拜曾师

 

       顾莲村小学毕业后,考入江苏省立第一中学,校址在南京八府塘,课业负担较重,难得有多余时间练习书法。学校虽有书法一课,规定每周要交几张大字,但顾莲村对这样的要求,感觉很不妥,仍然要求自己挤出休息时间,加强自我练习。星期天不作别的活动,常常一人到南京城里各个裱画铺、书店观摩书画碑帖,以扩大自己的眼界,增强欣赏艺术的能力。

      一年以后,顾莲村对学习柳公权突然产生怀疑,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,是否走得对?”常扪心自问,最后的结论是非经名师指导不可。?放假回家乡,他就将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父亲。顾仲符对旧文学颇有研究,常和上海知名人士朱古微、郑孝胥等有文字交往。于是,他就将儿子临的《玄秘塔》附在信中,请他们指导。郑孝胥在复信中写道:“……仆幼时临玄秘塔、九成宫、圣教序诸碑,中年以后,渐悟唐碑全无古意,然已无从摆脱矣,劝少年人只取北魏、郑道昭、高贞、李超临之自佳……”顾莲村看到这封信后,对是否继续临柳公权更犹豫不决。就在这时,顾仲符为了替岳父家写墓碑一事,正在和海上书家、衡阳曾农髯先生取得联系。因此,在信中提出拜师的要求,曾先生欣然允诺。1924年初秋,金凤送爽,正是顾莲村由南京去上海拜师的时候。曾寓在虹口,顾莲村敲门后,有一中年人开门,问他要找谁。他便将父亲顾仲符的信递过去,那人看后知道来拜师的,随即把顾莲村引进书斋,只见一老人银须飘拂过胸,身材不高。经中年人介绍,顾莲村知道这就是自己仰慕已久的曾师。第一次见到老师,旧时要行跪拜礼,他便恭恭敬敬地向曾师叩了一个头。“行了,行了!”曾农髯操湖南口音,连忙把他扶起,命他就座,又指着墙上悬挂的何子贞写的行书屏说:“这就是你令尊大人几天前寄来作贽敬礼品的,你替我谢谢他。”顾莲村心里有点紧张,连连点头,接着请教曾师说:“学书法,要临哪些碑帖?”曾农髯拈须道:“看你写的玄秘塔很好,不过,学碑帖的过程,最好是沿着字的发展源流,那就是大篆、小篆、楷书、魏碑、行、草、顺序临摹。”“我想从篆书学起,但不知要临哪些书帖?”顾莲村说出心中的疑问。“属于大篆的毛公鼎、散氏盘、齐侯罍,属于小篆的秦权、诏版等,这些碑帖有正书局均有出售,我现在就写这几种篆书,作为你临贴时的参考,学篆书,要中锋、要敛毫,要费很大的精力,要做到气足神完。”四幅篆书写好后,曾农髯已汗流浃背,精疲力竭了。

      顾莲村本来住在虹口一家旅社。今天是第一次到曾师家,曾农髯自然留他吃午饭,不让回旅社用膳了。席上有曾师的好友李梅庵先生(即和曾农髯齐名的大书家清道人)的三弟李筠庵先生,年近七旬,背驼如弓,就住在曾师家。曾农髯饭后要午睡,顾莲村一人就在书斋里临曾农髯先生的篆书。曾农髯的篆书是综合《华山》、《夏承》两碑之长,再参以己意的。由于顾莲村了解此意,所以虽是初临,却能形似。曾农髯醒来,看到顾莲村临的隶书,不觉狂喜,拿着隶书,跑到筠庵先生房间,对筠庵先生讲:“此人颇具天才,可造,可造……”筠庵先生看到顾莲村的隶书也频频点头。

      顾莲村在上海共逗留了七天,天天去曾师家,看曾师写字。因此,对篆隶笔法,能有较深的领会。临行,曾农髯谆谆言道:“顾生,书品即人品,好好做人,书法才能有成……”?顾莲村回到南京,首先把拜师的具体经过写成一篇较长的散文,题目叫《海上春风七日记》,寄给他的父亲和曾师。曾农髯先生在给顾仲符的信中写道:“……公子诚朴笃实,进退有礼,熙与论书,心悟有神,足下可谓有子矣……”顾莲村得知后,认为曾师对他如此器重,是鼓励鞭策自己不断上进。因此,他在寒暑假中,虽严寒酷暑,书法日课,从不间断。

       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大学毕业的顾莲村因战乱,回家乡苏北射阳县以绘画、写字谋生。1946年,受吕凤子先生的聘请,顾莲村在丹阳正则艺术专科学校担任教授兼训导主任,1949年全国解放后,因正则艺术专科学校停办,顾莲村重新被分配到江苏省丹阳中学任教。先改行教语文,后又恢复他的美术专长,一直在省丹中任教美术书法。他为人师表,兢兢业业,简朴一生,但他在书画界确实硕果累累,桃李满天下,书画篆刻作品遍布海内外。1988年被评为中学美术高级教师,1980年任丹阳县书画馆馆长,1983年任第一任丹阳市正则画院院长,曾任镇江市政协常委、丹阳市政协委员、丹阳市文联副主席、丹阳市美术家协会、丹阳市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长。顾莲村生前是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江苏省书法印章研究会会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是一位诗、书、画、印四项艺术都精通的书画界的杰出人才,也是一位值得我们怀念的楷模与尊敬的师长。

 

【当代名人】著名书画家曾熙及门生顾莲村(阜宁籍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张正吟、顾莲村合作书画作品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词条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0

收藏到:  

相关评论

查看更多>>
  • 匿名
  •     注: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。

词条信息

sydsbsxl
sydsbsxl
超级管理员
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  

相关词条